主页 > B生活史 >大前研一:全民努力打拚的时代已经过去 >

大前研一:全民努力打拚的时代已经过去

发布时间:2020-06-29   浏览量:176   

 

大前研一:全民努力打拚的时代已经过去

东京股票市场的股价持续攀升。2015年4月,日经平均股价恢复到19,700日圆,这是自2000年4月以来睽违十五年的成绩,媒体以「迈向两万大关」的雀跃文字描述股市前景。然而,现在并不是为此事眉开眼笑的时候。为「股价两万点」这件事情高兴之前,我认为应该先正视日本企业所面对的国家现实面。

他国未曾有过的独特现象:低欲望社会

日本经济即将进入真正的危险水域,至于危险的理由,若一言以蔽之,就是安倍首相尚未认清当前日本经济所面临的根本问题,而一直以来主导安倍经济学做为经济政策的智囊团也有责任。真正的问题在于:支配二十世纪世界的经济秩序,已经不适用于二十一世纪的日本经济。那些大肆标榜过往经济理论的总体经济学者的想法,与当前的世界已经相距甚远。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低欲望社会的出现」。

日本央行藉由「异次元货币宽鬆政策」,让资金持续处于异常过剩的状态下,企业及个人都能以惊人的低利率向银行贷款。纵使所谓的「资本成本」(Cost of Capital)如此低廉,却没有人想向银行贷款。此外,个人金融资产达1,600兆日圆,企业的内部準备金也超过320兆日圆,即使拥有如此雄厚的资金,却没有人想利用。

针对我提出的「低欲望社会」等言论,或许有人会认为,现在的日本景气不振是理所当然的事,不是什幺新鲜话题。或许也会有人认为日本在「失落的二十年」间,经历了长期通货紧缩的状态,由于低廉的商品不断充斥于市面,因此无须购买昂贵的商品,以低价、最少量的物品维持生活,不过是必然产生的现象。然而,这一切并不是暂时的现象。

的确,日本已经不可能重回从前高度成长期,或是泡沫经济时期的好光景。但是,低欲望社会的形成并非只是不景气的缘故。在调高消费税率及安倍首相与黑田总裁联手推动的泡沫经济之下,通货紧缩也逐渐转向通货膨胀,日圆贬值导致物价攀升的例子随处可见,因此低欲望也不全然是因为通货紧缩而造成。此外,我的用意并不是要指责年轻人欲望低落;年轻人之所以会无欲无求,就如同本书的分析,就某个层面来说,也是合理的选择。我想要提供思考的是,身处于低欲望社会,企业与国民应该如何因应?

低欲望社会是人类不曾经历过的现象,也是日本比世界其他各国更早出现的社会现象。正因如此,我们需要全新的政策。但是,安倍政权的所作所为,还是跟从前的自民党一样,採取挥金如土的撒钱政策。虽说是黑色笑话,但这种行为无异于一辆列车行驶在被切断的铁轨上,还以超快的速度朝着断崖绝壁奔驰,而安倍政权正朝着破产往前冲刺。

年轻人的DNA已经改变

现在的消费衰退,是因为整个日本已经变成无消费意愿的国家所致,「FLAT 35」就是其中的代表案例。「FLAT 35」係由住宅金融支援机构与民间金融机构合作,提供国民长期固定利率型的房屋贷款。然而,纵使房贷利率低于2%,堪称是日本史上最低纪录,实际上新申请的房贷金额并没有增加。贷款期限长达35年,再搭配低于2%的固定利率,却还是乏人问津,放眼全世界大概只有日本才有这种现象!

日本人(尤其是自懂事开始就处于长期不景气状况的35岁以下青壮年)对于未来感到惶惶不安,由于不想背负沉重的贷款,变成对利率没有反应的国民;换句话说,他们成了违反凯因斯经济学理论的国民。多数年轻人的DNA已经产生变化,不断地降低自己的欲望,所以日本政府就算端出再诱人的经济政策,都无法期待能够刺激消费,使景气好转。

作家司马辽太郎曾在小说《坂上之云》中描写,为了让日本能够成为与欧美列强匹敌的近代国家,年轻人挺身奋斗的故事。即使我们这个世代经历战败,在经济高度成长期度过青少年时代,在进入公司后,也会以终有一日要成为公司组织的高层或领导者为目标而埋头努力工作。当时,人们相信这也进而带动日本的发展与经济成长。多数国民选择结婚生子,就算贷款利率超过8%或10%,还是愿意向银行贷款来盖房买车。放眼全世界,目前正在蓬勃发展的开发中国家或新兴国家,就跟日本当时的局面一样,处于经济的高度成长期。而这些国家的人民就算是高利率也愿意向银行贷款,为了实现拥有自宅或买车的梦想而努力工作着。

反观日本,虽然已经迈入成熟的先进国家之列,但国民对于自己的目标与理想,也就是《坂上之云》中描写的精神却再也不复见了。面对前所未见的现实问题,我们不该像以往一样,随意挥霍税金以刺激消费;藉由心理层面的影响,我们还有几种方法可以活络经济。低欲望社会的形成背景是什幺?今后应该如何因应?解答这些问题,正是《低欲望社会》的主要目的。

摘自《低欲望社会》

大前研一:全民努力打拚的时代已经过去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Azlan DuPree,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